抗战家书:我们先辈的抗战记忆

e世博备用网站

2018-10-04

谢晋元(1905—1941),字中民,广东蕉岭人,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。

对许多人来说,他的名字也许有些陌生。

但只要提到八一三淞沪会战中的四行仓库保卫战,就不能不提到谢晋元。

他就是四行仓库保卫战的指挥者,时任国民革命军第88师524团中校副团长。 一个偶然的机会,笔者收藏到谢晋元团长的一封家书,收信人张萍舟,是谢晋元的连襟。

家书共四页,用的是京沪沪杭甬铁路管理局信笺,纸张呈淡黄色,仿佛在向我们轻声诉说70多年前的那一段历史。 1937年8月11日深夜,第88师师长孙元良命令谢晋元所在的524团开赴上海。

部队到上海真茹站后,即跑步进入北站附近阵地。 8月13日上午,日军发动进攻,524团立即还击。

激战月余,日军从外围包抄上海,10月26日大场防线失守,524团奉命掩护大部队撤退。 家书写于1937年10月18日,淞沪会战已进行了两个多月,大场防线面临失守,此时距10月26日谢晋元率部坚守四行仓库只有短短8天。

谢晋元在家书中说,当时“沪战两月,敌军死亡依情报所载,其数达五万以上。 现在沪作战敌军海陆空军总数在廿万以上,现尚源源增援中”。

在第一页信纸左侧,有一行小字,是谢晋元写完此信的补笔,他叮嘱回信邮寄“勿写八字桥或其他地名”。

八字桥在虹口,曾是1932年一二八和1937年八一三两次淞沪抗战的激战之地,双方伤亡极其惨重。 后来日本人拍的战争纪录片《上海》,片头就是此地遭受战火劫后余生的一棵银杏树。 谢晋元写这封家书的时候,敌援军已陆续进入淞沪战场,第88师奉命转攻为守,谢晋元率部撤离了八字桥。

谢晋元是极有操守的军人,从家书中可见一斑。

“泰山鸿毛之训,早已了然于胸”,他用行动实践了自己的诺言。

10月26日,谢晋元奉命率部坚守苏州河北岸的四行仓库,掩护部队后撤。 谢部孤军浴血奋战了四昼夜,击退日军数十次进攻,给敌人以重创。 四行仓库巍然屹立,国旗高高飘扬。 孤军的事迹为人传颂,被称为“八百壮士”(实际人数为四百余人)。 后接蒋介石“珍重退入租界,继续为国努力”的手令,方于31日退入公共租界。

战事紧张,谢晋元在信中惦念着妻儿的安危,叮嘱他们不要轻易离开家乡。 谢晋元与妻子凌维诚是在一次婚礼上结识的,当时两人分别是伴郎和伴娘。

尽管凌母对在战争年代嫁给军人表示担忧,凌维诚还是不顾反对,1929年在武汉与谢晋元结婚。

婚后两人聚少离多,大多靠通信交流。 1936年春节过后,谢晋元预料日军侵华战争必然爆发,亲自将寓居上海的妻儿送回广东原籍,临别时对怀孕的妻子说:“等到抗战胜利那一天,我亲自把你们接回上海。 ”谁知这一次分别竟成永诀。 部队退入租界后,谢晋元多次拒绝了日军的威胁利诱。

1941年4月,他被日伪收买的叛兵刺杀,时年36岁。

死后国民政府追赠谢晋元为陆军少将,上海十万民众前往瞻仰遗容。

毛泽东高度赞誉“八百壮士”为“民族革命典型”。